孤汀中酒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是我,没有错了…

黄喻12h|灰白与点光(Fin)【18:00】

   全文链接→❤❤❤


  夏季午后最是多雨。

  明明日头正盛,转眼就卷来厚实的云,风也起了,沉沉地压下来,反倒是闷气又叠上一层。

  喻文州瞅这天色也是要下雨,急忙把搁在墙角的晾衣杆揣上,跑去把挂在檐角院落里的衣服都收了下来。他抱着一大堆的衣服,连晾衣杆搁地上了也不曾管,摆在藤椅上一件一件分门别类地收拾妥当了——有他的,还有黄少天的。

  也不知道黄少天什么时候回来。喻文州这样想着,老天爷好像要回应他似的,响起好大声落雷,把他吓了一跳。他定定地站在原地,半晌才直起腰,慢吞吞地把叠得整齐的衣服放进二楼的房间里。

  领家传来...

3 12

王杰希|无尽星光(fin)

海海生日快乐!!! @丰饶海 

没有办法更新啦继续拿解锁稿混了(x

这回是王爸爸!♡

————————————


*

这些平常的卑微的不起眼的琐碎日子,就这样成了永恒。


*

人生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能从事自己所倾心的工作。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怀着一种微妙的满足感与忐忑全心全意投入到少年时敢想不敢企望的工作中,充实而又感觉如履云端。

我伸了个懒腰,下意识去拿放在键盘一旁的咖啡。窗外夜色已浓,电脑屏幕被调节为最低亮度,筹划与微草战队合约发行新一套帐号卡角色周边的合约书静静躺在电脑文档上。细节已经敲定完成,部长不久前接二连三发来邮件...

10

幸会。

你们好,这里咕……不对,是孤汀中酒。
称呼随意,阿酒就好。
当前比较稳定产出是黄喻,其它cp有缘见。
cp向基本都吃互逆,请注意避雷。
是fox老师杀戮秀的夏白女孩,不管你是谁,来吹fox老师和夏白就是朋友。
以后应该也会在这个号上更一点原耽的小番外。
原耽更新一般走晋江【孤汀中酒】,欢迎来玩。
 

顺便来给自己和海 @北上川 断个后路(什么)
枕刀入梦系列重设,旧文会有重修,重设会在黄喻主线基础上扩大世界观!(。ӧ◡ӧ。)
答应来搞就搞起来!!

1

罗路|艾里欧号的早晨(fin)

依旧是稿子解禁♡

————————


在远航漂泊多年后终于站在家乡七水町的港湾的时候,我忍不住想要哭泣。

据我不完整统计,我离开七水町大概有八、九个年头了,多年不见,七水町仍是我离开时的模样,但确实有什么改变了。

一大片本是与港口淄临的城外的荒郊区域被改造成了一个别具风情的水上小镇,以船代步,听说还建起了一所学校,我曾经过此处,隔着外墙栅栏看着里面正在上体育课的学生,由衷感觉到一股活力从这里不断迸发而出。

踌躇了许久,我终是选择这个被称作七水小镇的地方住下,买下了一栋临近主航道的双层建筑,一楼改建成对外经营的航海风情咖啡店,二楼与顶层...

13

黄少天|不期而遇

是参本特典《他的故事》里的稿子…!

祝食用愉快~!

——————————————————————


*

难得一次在死线降临前做好了新一期专栏的定稿图,为自己争取了短暂的自由出行时间。仍在死线下努力奋斗的同僚们在工作群里哀嚎着要我务必带些“人间美味”回来犒劳大家,不多时就被各自的编辑坑蒙拐骗带回到工作上,暂时遗忘掉我这个“闲散人员”。

这倒是我入职成为这本杂志的专栏摄影师后第一次偷得浮生半日闲,早期每天都忙得脚不沾地,隔三差五就要赶往外地采风,仔细一想,虽是自幼生长于这个城市,倒真没有仔细观察过它——自己对这个城市了解还...

25

罗路|逝川(fin)

依旧是旧文解禁。真的很旧了……。

————————————

*

已经很久没有闻到海的味道了。

那种咸咸的,带着点湿润气息的味道。

他伸出手将有些松脱的窗户锁紧了,抬起头眯眼望着窗外那连绵成片的森林,以及在森林的边缘处,那涌动着暗光如同细线般的大海。海风吹不进这个被层层叠叠森林围绕的村庄,每在这个时候,他就会怀念起年少时坐在他专用席位上的时光。

他直起身子,拍了拍跟随自己多年的草帽,一下子按在脑门上,一如年轻时的模样。没能将帽子归还给香克斯使他感到遗憾,他曾无数次想象过当自己成为一名了不起的海贼以后将帽子归还给香克斯的情形——是怎样的呢,香克斯大概会大笑着伸出手揉乱他的头发吧。

只...

2 13

黄喻|与你为邻(Fin)

*

——“这是从时光里偷得的幸运。”


*

说到底,还是少年心性使然。

七八个小鬼头把身量较小的喻文州堵在术士塔外的一条暗巷里,这里离术士塔不过几墙之隔,却是塔上监察点无法察觉的好地方。为首的少年把拳头按得噼啪响,对着喻文州毫不掩饰地散发恶意,喻文州站起身拍拍衣服,丝毫不弱对上少年的眼睛。

少年微楞,转瞬已招呼起身后的伙伴们朝着这个学院吊车尾开打,回过头正好撞上喻文州直直递出的一拳,立刻眼冒金星地扶着脑袋往墙上倒去。

“老大?!”

“靠!不要放过他!让吊车尾知道什么是力量!!”

“呕……我去……疼……”

“这吊车尾怎么跟条鱼似的滑溜!”

少年们歪七八扭地围上来...

1 17

全员|Fictitious

给一位太太的本子G文,后来本子窗了…。
因为已经是一年前的事情了,所以文是无修的…。
文章的疑点解在最后…!
————————————————
—— Who are you?
>>>
卢瀚文往上拉了一把快要滑落的背包带,低着头继续研究手机上的酒店指示图。高英杰与他并肩而行,时不时抬起头看两边的门牌号码,又重新低下头看手机上的图片。
这家酒店路线弯弯绕绕,他们已经在这绕了好些时候,却始终找不到大厅在哪里。“这里是怎么回事……”卢瀚文小声嘟囔了一句,前方不远又有一个双向岔道,他犹豫小半晌,与高英杰折去了右方的岔道。
没走出多远,高英杰就慢下了脚步。
“怎么了?”
高英杰指了指他右侧的门牌号:“我们刚...

3

“我曾在哪里见过你。”
(突发脑洞)

1 1
 
1 / 4

© 孤汀中酒 | Powered by LOFTER